我们这一家

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张玉宽时间:2019-04-12【字体:

我叫张祺祺,也有可能叫张齐齐,我现在7个多月了,只不过是在妈妈肚子里7个月。妈妈说我在她肚子里特别欢腾,像个男孩,所以叫张齐齐;可是我爸爸却盼望我是个闺女,做他的小棉袄,所以叫我张祺祺。我先不告诉他们,让他们保持一份神秘感吧。

我爸爸是十四局建筑公司的一名员工,由于工作原因,常年坚守在施工一线,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和妈妈我们俩呆在一起。不过就算爸爸不在我们身边,我还是能感受到他。爸爸工作时间比较早,每天早晨起来,总是要给妈妈微信留一句言:“早上好,齐齐(祺祺),我是爸爸。”每当听到这句话,妈妈和我都是一块醒来,妈妈习惯性地伸个懒腰,我也高兴地在妈妈肚子里扑腾两下。

午饭后妈妈便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和爸爸视频,我还偷偷听到不少悄悄话呢。原来爸爸之前还在非洲的安哥拉工作了四年,听说光是坐飞机就要20多个小时,那肯定是个遥远的地方吧。爸爸说当地非常贫困,中国企业过去帮助他们建设了现代化的学校和小区,这样说来我爸爸还是个很伟大的人呢。

晚上时间稍微充裕点,不忙的时候爸爸就给我讲故事,妈妈说要讲一些小蝌蚪找妈妈或者三只小猪盖房子之类的童话故事。可是爸爸不愿意,天天给我读些唐诗宋词古文观止之类的,说要增加我的文学修养,培养点艺术“细菌”。不管是白话还是古文,反正我现在听的都不是太明白,也许长大了才能听得懂吧。

偶尔我爸爸回趟家,妈妈却是满腹牢骚。说爸爸的鼾声弄得她一夜都睡不好,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像个游魂似得满屋乱跑。不过我并没有听到爸爸的鼾声,难道是因为妈妈的肚皮太厚了?

每次爸爸回来,妈妈都会逼着爸爸和我说话,就冲着我一顿乱说,据妈妈说是为了让我熟悉爸爸的声音,难道你不知道吗,你们两个每天视频的时候我就已经习惯了好吧。爸爸回家了,心却没有带来,每天都是打不完的电话,不是今天改方案,就是明天改计划,和我说话也都是听不懂的CAD、PDF云云。

不过爸爸回来也有很多好处,他会经常带我和妈妈外出游玩,虽然我还在妈妈肚子里,但也能感受到外面春天和煦的微风、温暖的阳光、碧绿的草地和熙熙攘攘的人群,有时还能听到机器轰鸣的声音。那是爸爸工作的地方吗?爸爸也是一名祖国的建设者,修铁路、筑桥梁,建高楼、盖厂房,不管离家有多远,不管条件有多艰苦,爸爸总是义无反顾收拾行李奔赴建设第一线。妈妈你说我长大了干什么工作呢,要不要和爸爸一样做一名骄傲的建设者呢?虽然不能享受儿女膝下承欢,不能陪伴父母共享天伦,但他们仍然奋斗在每一片希望的土地上,挥洒着汗水,憧憬着明天。

想到这里我不禁挥动了下手臂,只听见外面爸爸惊喜的叫到:“他动了、他动了!”切,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等我长大了还要跟随爸爸建设祖国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