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春是用来奋斗的

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胡琦郑可时间:2020-07-31【字体:

周飞飞在工地检查施工记录

“东有老城区东门商业街,西有地标性建筑地王大厦、京基100,紧邻市委市政府和区委区政府,我们这个工地所处的位置号称深圳的‘长安街’。”周飞飞和人介绍起他所在的项目时,不时用手指着围挡外的几座大楼,眼神中带着对这个工地的依恋和热爱。

他面前“一眼望不尽的繁华”就是十四局隧道股票配资承建深圳地铁5号线西延工程2.88千米施工任务所处的环境,这个项目是深圳地股票配资股票配资设以来难度最高、要求最高、受关注程度最高的“头号”地铁项目。

周飞飞是该项目黄贝岭明挖段工区的工区经理,面对年后疫情防控、复工复产的紧迫要求,他在最艰难时刻带领工区最先复工,有力推动了全线复工。

冲在防疫复工最前线

深圳地铁5号线西延工程起自5号线一期工程黄贝岭站站后,终至大剧院站,线路全长2.88公里,沿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东路自东向西地下敷设,共设黄贝岭站至东门站区间、东门路站、东门路站至建设路站区间、建设路站、建设路站至大剧院站区间、大剧院站等3站3区间,于2019年4月中标,8月份正式开工建设。

按照时间节点,2020年毫无疑问是该项目最“关键工期”的一年,可突如其来的疫情却打乱了原有的计划。在确保疫情防控的基础上积极复工,并且还要把落下的时间抢回来,谈何容易?

“作为一名党员,在这种情况下就是要冲在一线、守在一线!”去年11月,周飞飞光荣加入配资股票配资共产党,作为工区里唯一一名党员,虽然还处在预备期,但他已经责无旁贷冲到了最前沿。

年后,为了快速满足复工复产条件,他吃住都在围挡内,日夜都在现场紧盯施工,确保防疫、复工两不误。他每天总是第一个到岗位,检查实名制出入登记落实情况、及时清点防疫物资,为确保工区日常消毒能够无死角覆盖,全程跟踪,从未懈怠。

工地要复工,进度要赶上,没有人可不行,春节后,促进管理人员和劳务工人尽快返岗成了当务之急。

为了尽快达到复工复产要求,周飞飞多方联系沟通,确定管理人员及生产人员返工所需手续及证明材料后,又挨个联系过年返乡的管理人员及生产工人,为他们耐心讲解返工所需资料,并及时跟踪收集,时常工作到深夜。

在周飞飞的不懈努力下,从制定防疫计划到复工复产部署实施,过程井然有序且高效,为黄贝岭成为全线第一个复工复产的工点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面对工程本身复杂性和年后疫情防控、复工复产的紧迫要求,周飞飞带领他所在的工区迎难而上,年后快速实现了全线复工。在该项目全体职工的努力下,该项目部所属三个车站、明挖段全部进入主体围护结构施工阶段,全线施工迈入快车道。

工地“大男孩”的成长心路

2012年,毕业后的周飞飞入职十四局隧道股票配资,从家乡山东济宁奔赴1500公里外的广东佛山,来到广佛地铁二期工程项目工作。

对于一个从小到大没怎么离开过家的人来说,来到一线城市,对于人文、环境都得重新适应、认知。

可没想到的是,刚到项目部,他就打了职业生涯第一次退堂鼓。这里太热了!佛山的夏天充满着燥热和暑湿,动辄35、6℃的高温,肆意蒸发着环境中的水蒸气,没有空调的地方宛如一个大蒸笼,挑战着一个北方人的耐热极限。

更厉害的是每年总有那么一段时间,地板上、桌子上等一切物体表面都附着一层细细的水珠,擦也擦不干,被当地人称为“回南天”。“盖被子就跟盖了湿巾一样,出门步行五分钟衣服就会湿透。”周飞飞回忆起在佛山的日子,仍然记忆犹新,他表示那时候不止一次想回家、想回北方。

不过,项目部的人文环境让他短暂忘却了水土不服的困扰。项目部的同事们没把他当外人,一边跟他叮嘱在南方生活的常识,主动安排生活起居,另一边则为他选配了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,开展起“导师带徒”活动。

在项目部同事的热心帮助和师傅的传、帮、带鼓励下,周飞飞的工作逐步迈上了正轨。逐渐的,他可以自主完成一些任务,工作取得的小成就让他自豪感油然而生。“当时就想着继续干下去,发挥更大的作用,现在反倒怀念当年的环境了。”就这样,周飞飞便在岭南大地安定了下来,一干就是8年。

工作后,喜欢钻“牛角尖”,面对各种工序上的技术难题,先查阅大量资料,然后组织现场技术人员一起论证攻关,最终破解一道道难题,加快了现场施工进度。

真正让他成长的,来自于一段独特的经历。

2016年10月,广佛线二期工程竣工移交,同期股票配资中标佛山地铁3号线项目,周飞飞与同事们转战新的征程。

不过此时广佛地铁二期并未彻底结束,因建设期部分原因,项目承建的世纪莲站有一个出入口暂缓施工,只能待日后时机成熟再行解决。不久后,施工条件基本成熟,建设单位重新推动出入口施工。但是,之前项目同事基本都已经撤场,谁来干?

因为在广佛线的出色的表现,领导决定由周飞飞牵头,组织三、五个人的小团队,重返广佛线,完成这项收尾工程。

这个收尾工程体量不大,但是“五脏俱全”,为了施工还封了一整条市政道路,工期极其紧张。这一次,不再有领导出面协调,周飞飞职业生涯第一次需要独立面对一项完整的工程。

这个小工程并不容易,设计出入口底板与既有综合管廊顶板冲突,要么迁改管廊,要么更改出入口,各方僵持不下。为推进工作快速落实,他牵头邀请专家、设计到现场论证,经过多次研讨后,折中决定出入口底板增加配筋、减少结构厚度,同时在综合管廊四周增加端承桩,对其顶板进行降低改造,既保证了线路出入口能从管廊顶部通过,又保证了综合管廊的结构稳定性,同时降低了工程造价。

在他的不懈努力下,出入口处节点施工最终如期完成,回填、恢复道路一气呵成。在移交前一晚,他特地开车在路上跑了一圈。“宽敞,顺畅,自己干的工程就是不一样!”

面对问题,周飞飞最喜欢用“这都不是事”宽慰周边的人,这样的底气背后,是他付出的辛勤和汗水,逐渐从实习生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工区经理。

“全线第一”背后的实干人生

2019年9月,一个去深圳地铁5号线任职的机会摆在了周飞飞面前。一方面,他很想换一下工作环境,体验下在特区修地铁的感受,学习超一线城市的高标准、严要求,拓展下自身的眼界。但另一方面,不止一个人和他提起过深圳地铁5号线项目的建设难度,这让他有些犹豫。

“能有多难?”抱着不信邪的态度和年轻人特有的自信,周飞飞来到了深圳,担任黄贝岭站后明挖段工区经理。

“那是真难啊!”在深圳工作一段时间后,现实情况推翻了他所有美好的想象,平生第一次有了睡不踏实的感觉,“这里的管线迁改难度、复杂程度,文明施工标准都数倍于普通地铁项目,超高层建筑离工地只有咫尺之遥,千头万绪无从下手。”

这个项目施工如同在人的动脉血管边做手术,被称为深圳地股票配资股票配资设史上难度最大、风险密度最大的项目,城市改造提升频繁、交通流量饱和、建构筑物密集、地下管线交错,周边环境极为复杂。

周飞飞在职业生涯第二次打了退堂鼓,犹豫之中他跟项目领导提出自己的想法。不过,项目领导并没有责备他,而是尽所能帮他疏导工作问题,鼓励做好工作。

开弓没有回头箭,只有横下一条心。就像历史上所有面对巨大挑战的隧道人一样,周飞飞铁下了决心,只为自己的青春不留遗憾。

此后,面对工区工期紧、任务重的要求,他积极组织技术人员开展施工组织筹划,把所有精力放在现场,每道工序亲自把关,做到安全、优质、高效,让该工区成为全线第一个进入主体围护结构施工的工点。

“工作中的‘急先锋’、生活中的‘表情帝’,他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。”项目书记王传俭提起周飞飞,总是赞不绝口。

他格外乐于帮助新入职员工,经常会看到他在现场拿着图纸和新入职学员反复讨论施工的细节,“当初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,就想帮帮他们。”

工作之余,周飞飞还喜欢给大家讲笑话缓解大家的工作压力,一到大家集中吃饭的时间,工地办公室里时常会传来一阵阵欢笑。他最喜欢唱的一首歌就是《你在他乡还好吗》,虽然老是唱这一首歌,但大家从来都不觉得厌烦,反而都很感动。“大家都有压力,但遇到问题一起解决,也就没啥了。”

今年五一,项目部举行了拔河比赛,他所在的工区获得了第一名,比赛期间给大家加油鼓劲,他把嗓子都喊哑了。大家在工作中热情而谨慎,有冲劲,久而久之形成了你追我赶、工作细致的良好氛围。

顶着工地的洗礼,每天面对的是钢筋水泥,布满沧桑的脸颊,你也搞不清楚他是个孩子还是个父亲,这个工地“老男孩”已经褪去了年轻的芳华。

7月2日,随着最后一车混凝土浇筑完成后有序离场,黄贝岭站后明挖段围护结构顺利封闭,全线首家进入主体结构施工阶段。

望着眼前繁华中的工地,周飞飞对今后工作目标格外清晰了起来。“引用习总书记讲过的一句话,‘人的一生只有一次青春。现在,青春是用来奋斗的;将来,青春是用来回忆的。’”他自信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