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标题9

  • <tr id='r9Ge9x'><strong id='r9Ge9x'></strong><small id='r9Ge9x'></small><button id='r9Ge9x'></button><li id='r9Ge9x'><noscript id='r9Ge9x'><big id='r9Ge9x'></big><dt id='r9Ge9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9Ge9x'><option id='r9Ge9x'><table id='r9Ge9x'><blockquote id='r9Ge9x'><tbody id='r9Ge9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r9Ge9x'></u><kbd id='r9Ge9x'><kbd id='r9Ge9x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r9Ge9x'><strong id='r9Ge9x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r9Ge9x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r9Ge9x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r9Ge9x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r9Ge9x'><em id='r9Ge9x'></em><td id='r9Ge9x'><div id='r9Ge9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9Ge9x'><big id='r9Ge9x'><big id='r9Ge9x'></big><legend id='r9Ge9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r9Ge9x'><div id='r9Ge9x'><ins id='r9Ge9x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r9Ge9x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r9Ge9x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r9Ge9x'><q id='r9Ge9x'><noscript id='r9Ge9x'></noscript><dt id='r9Ge9x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r9Ge9x'><i id='r9Ge9x'></i>

                行至成都

                来源:本站原创?作者:马志??时间:2019-07-29?【字体:??

                建设祖国,走到哪里都是家。还记得南下成都的列↓车笛声,带着北国的风、家人的思念,来到成都。这一住就是3年,便与成都的地铁朝夕相对。

                成都的雨季〇似乎特别早,北京的雪仍黏在衣服上,下了列车便是漫天淅沥的小雨,空气氤氲着凛冽㊣,我拉紧大衣,踏着一路清冷潮湿,走进蓝顶白墙的房子。

                说到蓝顶白墙,这蓝就像是北←国的天,这白就如故乡的云。每天从一个蓝顶白墙的房子走进另一个,就算是回家看看了。在这里和一个广元的╱小伙子同住,我们从山顶洞人聊到溥仪,从文艺复兴说到后现代,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在说,他只是〒怔怔凝望着窗子,偶尔插一言两语。我喜欢文学与历史,他是理工男,言谈这些都是风马牛不相及。但除了这些又能说什么呢。当然,还有ζ就是美食,成都的火锅、武侯祠的小吃,谈起吃,他的眼睛总是闪着光的,哪条街的兔子,哪个巷子↘的鸭头,哪个胡同的串串,像孩子展示他的玩具一般,都摆在你的面前,然后说到他妻子烧的梅菜扣肉。一阵子,房间里没了声响,之后就听到一通地道的川普,小伙子●拿着电话兴高采烈地讲着,每天我都听天书一样的入梦。

                到了五月,成都的雨连绵一个多月,大多数晚上都是如期而至,汛期到了,总有人守在正在修建的地铁车站里面。到了黄昏,雨就两脚在水面上交替点了两下从天空坠落下来,有时是细细索索的,有时是滂滂沱沱的,大多都是下上一夜,下到第二天的清晨。雨一来,我们就起身四处查看,“雨多大?”“雨水进站了吗?”“有漏雨吗?”电话里总是这样焦急的语气,车站里也总是匆忙的脚步声。

                到了七月,云散天开,这座城市仿佛一个大蒸笼,闷热得你跑上几步就挥汗如雨,这个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地铁车站,一个不用开空调也很凉爽的地方。走下车站,听着机器请我喝杯酒吧的轰鸣声、工人的吆喝声,心里也是一种清凉的感觉。但无论如何也婷亦研躲不过这闷热潮湿,每到夜晚材料吊装时,总是要出来盯着的。整个夏季都在热乎乎、潮润润里度过,说⊙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不错的。一个做资料的成都姑娘经常到工地上来,她一双明亮的眼睛仿佛会说话,脸运转起来庞白皙如牛奶一般,每次休息的时候,这些工地上单身的小伙子们都围上去拉家常,但即使休息,她嘴里大多数也是工作,小伙们一个个垂头丧气,却总是乐此不疲。

                偶尔,下班早点的时候,我们喜欢骑再找到一支云霄紫灵芝着单车到处逛逛。其实,主要是吃饭,几个街头巷尾串下来,找一家小店←坐下来,点支香烟,褪去这一天的风尘仆仆。买来几瓶啤酒,点上几味特色小吃,享受一下生活的闲适。有时候几个月连续加班,扛不住了,就找个周末休息一天,睡上他一整天,管他什么春№夏秋冬,还是闪电霹雳哦,死死抱住枕头,埋头被子下面,响起一串ω的鼾声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到佳节,有的小伙子踏上回程的列车,回去看看父母、看看妻子。有的小伙子仍在工地上奋战。下了班,工地上的小伙子们还没到宿舍,就忙着给家□ 里打电话,我总是静静地听着。到了宿舍,大家围在一起,都说着家里的事情。记得2017年的国庆,小伙子们正在聊天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谈话,一位女士带着一个小男孩立在门口。一个河北的小伙站起来,张开双臂迎了上去,而后就是一串又一串的敲门声、欢笑声。那天△所有的来人和小伙子们在食堂共同吃了一顿团圆那也是无所谓饭。

                成都的冬天看不到纷纷扬扬的心情大雪,也没有辽阔的北国气象。冷冷的天气加上不时的雨萦绕着整个冬季。在施工的地铁站里更是冷飕飕的,管后勤的大姐怕大家冻坏了,专门采购保暖大衣,酱色长款,颈部到脚踝包得紧紧实实,一眼望去竟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风格,谁穿上都惹得一天的嘲笑。过了几天,气①温继续下降,大家也不管什么风格不风格,穿∮上保暖第一,钻进车站里面,加班到几点都不觉得冷。还有食堂里面热乎乎的◣打卤面,每周二晚上,食堂总是爆满,附近车站的小伙子也纷纷回来,一顿北方打卤面,满足大家口腹之欲也给冬季带来一些温暖。

                最让人高兴的就是工程的移交运营,就像是多年精心培育的孩子终于长大成人,成家立业。城市里的老人、小孩、成年人,上班下班,出游探亲,归来外出。我们建设的地铁,承载着千万人的梦,也承载着我们建设者的梦。成都如此,长沙、深圳、厦门亦如此。祖国的山河,九百六十余万的沃土,海少年身上外各地都留下我们中118论坛设人的足迹。前方的路还很长,那里还有更多那道身影正是谢德伦的工程等待着我们精心的培育。